玫瑰与诗

乙女向写手玛丽苏ooc
乙腐通吃但不吃乙女腐。
励志开剧情向坑,但是填坑绝对遥遥无期∠( ᐛ 」∠)_
想到哪里写那里的意识流(›´ω`‹ )
我喜欢六月的清风七月的雨八月的柳树和每天的你
这沈不离/许无声一个上初二的老姑娘
希望我的文字可以满足每个小姑娘的少女心♡
头像是定制的盗图必究。

占tag歉
焚梦成诗凹凸乙女组正式招收角色号二号机
欢迎凯莉 安莉洁 金 格瑞 帕洛斯 雷德 紫堂幻来找我们玩
待遇优厚(?)
五险一金_(•̀ω•́ 」∠)_

正经的凹凸世界磨皮群欢迎大家来磨皮玩啊_(:з」∠)_

凹凸世界磨皮向语c
马甲格式为皮名 编号 【时期】 圈名目前最高可重五
磨皮为主聊天为辅涉三适度
入群既上皮 皮下说话带b或bot
不禁小白和cp向
ooc过分直接移出去
人物理解和戏可传相册供大家观摩讨论
每周会有定时的讨论皮解时间会不定期开pa玩(……)
磨皮我要磨皮我要变成万人迷!

偶然间您获得了一个机会——
“叮,您已获得和凹凸大赛参赛者的联络许可是否使用?”
【是】
两个终端,联络的是两个千差万别的世界。
“雷狮大人早上好!”
“哦?能够侵入我的终端机,却没有被大赛记录的家伙么。”
“作为弱者,你的勇气倒是值得夸赞。可惜,猎物可不适合在白昼时出现。”
相处的过程固然不是一帆风顺
“我一定会让您注意到我的——”
雷狮:
“哦?没有足够的实力却想引起我的注意,鶸你很有胆量嘛。既然如此,那便证明给我看吧,如果你足够有趣,倒也有些许的可能性。”
卡米尔:
两指捏住围巾微微上提到鼻尖,眼睛正视端详立于面前之人,我放下手,露出嘴唇,双齿在口腔内磕碰,犹豫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语句来回复,唾液分泌流淌到喉中咽下,启唇道出一句流利的话语——
“拭目以待。”
帕洛斯
“要想取得注意,首先你得有足够的资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或许我就因此把你放在心上了也说不定哦?”
——但终究会有转机
安迷修
“嗯……?那么,在下是否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小姐您所带来的与众不同的惊喜?”
格瑞:
听闻此言偏头看向声音来源,嘴角扬起细微弧度将手放于人发顶。
“不必特意宣扬,我的注意力早就放在你身上了”
金:
“诶、你在说什么啦——我们可是朋友啊,最好的那种哦,我当然有一直注意你啦——而且说起来啦,如果可以变成三个字的朋友就好了!”
凯莉:
“想让凯莉亲注意到你呀,那就先要足够可爱吸引我的注意咯,这个可是很难的呢,凯莉亲可不会给你加油的。”
——————————————————————
焚梦成诗凹凸乙女企划组正式开始宣组!
客人们可提前进组
但角色号们会在十六号当天统一进入和各位客人一起共度一段愉快的时光。



我们的前台将在今天十六日下午六点开业届时角色号会第一时间上线和大家聊天!欢迎大家一起玩_(•̀ω•́ 」∠)_

 焚梦成诗凹凸乙女企划组宣传视频。
素材来自于凹凸世界第一季、第二季恋与制作人pv以及凹凸世界官方铃声
视频剪辑:雷狮←不会剪辑的海盗头子不是好皇子
b站av26872395
本组会在十六号开放前台目前客人可先进群都等候我们的角色号会在十六号下午六点准时进入前台和大家共度一段美好的旅程
欢迎加入焚梦成诗乙女组前台,群聊号码:821706429

偶然间您获得了一个机会——
“叮,您已获得和凹凸大赛参赛者的联络许可是否使用?”
【是】
两个终端,联络的是两个千差万别的世界。
“雷狮大人早上好!”
“哦?能够侵入我的终端机,却没有被大赛记录的家伙么。”
“作为弱者,你的勇气倒是值得夸赞。可惜,猎物可不适合在白昼时出现。”
相处的过程固然不是一帆风顺
“我一定会让您注意到我的——”
雷狮:
“哦?没有足够的实力却想引起我的注意,鶸你很有胆量嘛。既然如此,那便证明给我看吧,如果你足够有趣,倒也有些许的可能性。”
卡米尔:
两指捏住围巾微微上提到鼻尖,眼睛正视端详立于面前之人,我放下手,露出嘴唇,双齿在口腔内磕碰,犹豫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语句来回复,唾液分泌流淌到喉中咽下,启唇道出一句流利的话语——
“拭目以待。”
帕洛斯
“要想取得注意,首先你得有足够的资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或许我就因此把你放在心上了也说不定哦?”
——但终究会有转机
安迷修
“嗯……?那么,在下是否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小姐您所带来的与众不同的惊喜?”
格瑞:
听闻此言偏头看向声音来源,嘴角扬起细微弧度将手放于人发顶。
“不必特意宣扬,我的注意力早就放在你身上了”
金:
“诶、你在说什么啦——我们可是朋友啊,最好的那种哦,我当然有一直注意你啦——而且说起来啦,如果可以变成三个字的朋友就好了!”
凯莉:
“想让凯莉亲注意到你呀,那就先要足够可爱吸引我的注意咯,这个可是很难的呢,凯莉亲可不会给你加油的。”
——————————————————————
焚梦成诗凹凸乙女企划组正式开始宣组!
客人们可提前进组
但角色号们会在十六号当天统一进入和各位客人一起共度一段愉快的时光。

知名表情包lo主林暖

做为一个咸鱼瞎鸡儿写写手100fo了!感谢大家的喜欢x
悄咪咪开个点梗
给梗就写_(:з」∠)_
上限3-5个
全员或者单个人都可以
魔道祖师/凹凸世界/侠岚/全职高手/斗罗大陆/绝世唐门乙女向或其它cp都可以
段子体或者小短片不定
梗+全员/人名
点完一定会写但是多久出来就不一定了……【小声逼逼】
不打tag啦_(:з」∠)_

Day1
今天去看心理医生坐实了抑郁症……。
开了几盒药医生建议我住院但是我拒绝了,不想住院_(:з」∠)_
想结束这样的日子一定会积极配合治疗哒(。・ω・。)ノ♡
Day3
按时吃药了,情绪依旧稳定到没脾气,无自残倾向。依旧没有人生和短期目标被乙女腐恶心到心力交瘁,晚上脑内一直循环叶格尔的情诗和普通disco以及葬歌想停也停不下来据说不是强迫症就是压力太大导致的,现在脑瓜子疼。妈的烦死了。
Day4
今天来我姐家没吃药。孩子哭的我心烦咋整啊一直保持微笑就好了:)
心累
勉强算个Day5
我妈把药私自给我停了。
我妈这人真的迷死了……宁可花三千四给我改个名字也不愿意花几百块钱看看正规的心理咨询师……迷
Day6
难受
真的难受
心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爆炸。
美工刀找不到了
别劝我生活很美好世界很美妙你要坚强自己能挺过去我都知道
但是我他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求求你
别折磨我了
求求你
Day7
托人找了个心理咨询师还没见到人我妈和她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和我妈说我是青春期叛逆
我:?????
不是你家叛逆期没事割腕玩啊
还说抑郁症不愿意上学不想和人交往脾气大自我
我:????????
都他妈给我听懵了
预约是明天500块钱50分钟
不想去了
Day8
去秦皇岛的路上
想哭
和对象分手的第一周
用小侄女抢我手机乱玩的名义给她发了一段九宫格输入法密码原本以为她不会注意没想到被看到了
“你之前有时候这样sjsiwuawbsijw 我还没多想但之前有人用这种像…暗号一样的方式跟我说过话我就试着翻译了”
稍微有点窃喜
原来她还是在意我的
突然觉得自己太擅长苦中作乐了,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能拆成笔画,横竖点撇捺一点一点找出里面的甜味。
“我从不会把事儿做绝,所以仅仅想换种关系了,我 们这样一上来就做恋人,我发现我没法了解你,有点别
扭,而且我有关注你跟你朋友的感觉,我更想能更你畅所欲言,而不是当你跟我聊天时也要,顾及我会不会被打扰之类的。”
“真的不太想用分手这个词,我感觉就跟一刀两断一样,我只是想试着从不同的角度,跟你交往。”
果然还是自己的小心翼翼和患得患失逼走了她。
果然爱与被爱这么神圣的两个词不会降临在我这样深陷泥沼又无法自拔的人身上
这么说可能有点中二但的确是事实。
我的圈子很小,小到只有也能有几个人,在我好不容易习惯了我的小圈子里多出来一个人时
她突然就不要我了
我用六十九天习惯了生活里多了一个习惯用一天把那个习惯变成了不习惯再用好多天把不习惯变成习惯
突然想到了b站某UP主歌的歌词
我本不该将情感匿与深海,自命不凡妄图独自背负苦难,否则思念怎会被固执生生隔断。
再也不敢将情感裸露在外,不如随波放任交流意识的涣散。
无畏窥见过美好的灵魂如何哭喊,不如回归灰白,灰白的原来。
虽然歌词原意和我表达的意思大相径庭,但是却非常符合我现在的心境。
上传三次没有成功就重新写了三次一次比一次长。
这次不成功就算了
Day9
往家走
莫名的难受想哭还哭不出来
想死。
Day10
约了心理咨询师,后天。
Day13
昨天去看了心理咨询师大概意思就是我在重度抑郁症的边缘反复横跳建议我住院治疗要不然就去她那里做心理疏导,让我坚强点会好的。
今天去了漫展出了王杰希
嗯,史上最挫王杰希就是我。
假毛也搞不好干脆拿着假毛表演二人转(没有
甚至还想唱《包公断后》里的“跟娘走吧跟娘走你若不跟为娘走为娘死也不还朝”给展子里的一个喻队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x
花掉了三百块钱应该有三分之二给喻队叶队周队和乐乐他们卖了好吃的x
沉迷投喂x
回家一开自己没买多少东西也没照照片那我干嘛了……
嗯沉迷喻队叶队周队和乐乐的美色了
就算这样我还是想给喻队唱跟娘走吧跟娘走(认真
Day14
沉迷楚留香手游更沉迷方思明和香帅。
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香帅渣
原著我没读过但是就游戏剧情讲香帅只是和自己心仪的女孩子在一起了有什么不对吗……。
群里的一个香帅特别好看♡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准备养个猫据说养个宠物能对抑郁症有帮助……
我妈还是不重视这个问题……有点无奈。
Day15
明天请假去长春。
Day16
间隔不知道多少天了就顺着第十五天写吧。
请假了
开了药总是忘记吃。
穿着微草队服出来压马路现在靠着一个停着的小汽车右边是一个小学左边跨过马路是一群不知道为什么吵起来的大人一直走是姥姥家的方向向后退拐个弯就是自己家。
一直走有个桥过了桥一直往前走就是爸爸家。
没有活着的实感
也不知道自己想去那里
起风了。
Day17
抑郁是否伴随焦虑我不知道也不是太懂,我曾经把我的眼镜从第一组摔出去到第最后一组的地界只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也因为作文上一个无论如何怎么也写不好的字而撕掉一篇长达一千字的作文,也因为一只笔的笔壳里有无论如何都清理不干净的橡皮屑而毁掉一只笔。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怀念那种感觉
至少证明我还是有情绪的,无论那种情绪到底是病理性还是生理性。
而不像现在顶着父母师长医生“快点好起来”的期望做一个没有情绪的行尸走肉。
没有生的念头也无死的欲望甚至连能发泄情绪的生理性盐水也无法从我的眼中流出来。
我没法确定我现在的状态到底是他们口中的“好了”还是正在一点一点的严重。
没有谈了恋爱的欲望和想法也不愿意和人沟通。
哪怕是一句客套的“余生请多指教”我都想回ta一句余生不用你指教了我自己瞎j8过吧。
Day18
药已经好久没吃了
没有活的念头也没有死的欲望 最近的脾气很大
大到连场面话都懒得维持
胳膊上的小刀口才有点结疤哪怕我穿着短袖睡衣在我母亲面前晃她也没有发现 或者说
懒得去发现
已经在家呆了两个月里这两个月我没有一点的好转甚至越来越重 信誓旦旦的告诉母亲过了五一我就会去上学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重新面对同学补落下的课程
为什么得抑郁症的人是我呢
为什么想死不能死想活活不成的会是我呢
我不会恶毒的想为什么是我而不别人
哪怕是与我不想干的人我也不想让他们得上这种生不如死的病症
b站某位UP主曾写过一首名为《生》的曲子讲述的是抑郁症相关
如果某一个时间我能爱上一片树叶
那么某一个未来我也能爱上某个人
以及它的英文版《Alive》
If winter comes, will spring be far behind?
如果冬天来了,那么春天还会远吗?
...春天还会远吗?

(伪)[男神x你]不正经的初遇

OOC 欢乐向
一次漫展的真人真事……
其实也可以叫 你太丢人了退群吧 这口误真tm尴尬
[高英杰]
嗯……我和她是在全明星认识的。
她和她朋友在面对面聊荣耀她朋友问她冬虫夏草是谁操作的然后她忘记了说了一大堆都完美的避开了正确答案,她朋友骗她是冬虫夏草的操作者是我,然后她特别激动的大喊了一声“不对!高英杰小天使玩的明明是魔道祖师!”然后正好我从她身后经过……。
          ——《当时整个全明星赛场都安静了》
[魏琛]
嗯……我和这小丫头见面是有一次她小混混围住了我上去解围,小混混走了以后她特别崇拜的看着我说“您就是蓝雨战队的队长魏 探老师吧!”
“对对对我就是……嗯?????”
    ——《其实我不叫喂碳我叫吃土》
[王杰希]
我和她初遇应该在训练营里,正赶上休息时间,恰巧黄少天他们也来了微草就和我一起来了然后正碰上她和她朋友在讨论到底是北上广还是广上北的问题……
具体如下
她朋友“我庙压你药”
她“我药压你庙”
她朋友“我庙压你药”
她“我药压你庙”
几个回合下来她可能是被绕晕了
她“我庙压你药!”
她朋友“对啊我庙压你药”
她[着急]“我!庙!压!你!药!”(其实是想说我药压你庙
“王杰希队长好!”
“嗯”
“……o-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同学你很有前途来我们蓝雨训练营吧》《闭嘴黄少天》《还有你喻文州别以为把嘴遮住我就看不见你在笑》 

都是真人真事当时叫魏琛魏探是因为粗略的看了一眼看着就略过去了以至于……。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不是假粉[聂怀桑三连.jpg]

继续自嗨。

布莱克.泽金x克迪亚.塞纳尔
*两位教官当年在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发生的二三事
#初遇#
“难不成是我未来的搭档?”红发少年靠看宿舍的门框蓝色的眸子看向眼前的少年语气中盲略带不屑。“是……是的. ”面前少年显得有些紧张并未注意到红发少年语气中的不屑.“我是克迪亚.塞纳尔以后请多指教。”
红发少年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啧……真没想到 我未来的居然是个拖后腿的小鬼。 ”
“你才是小鬼你全家都是小鬼1 ”克迪亚反驳道没一 会他反映了过来
“——哎不对你这家伙说淮是拖后腿的? !“
# 合作战斗井
“待会可别掉链子了……。 ”
“……这句话应该是我送给你。”克迪亚神色淡然
“哦。”布莱克看着手心出汗的克迪亚一脸冷漠
#战斗胜利#
布莱克诧异看着克迪亚 明明之前还紧张的不行
怎么现在一点都没有出差错?
看看哪个已经惊慌失指的心理防线已然崩溃的任务目标克迪亚唇边勾起了恶劣的微笑,似乎很享受对方的样子,没一会便开枪结束了这次任务,收起了狙击枪。 而布莱克看看死不瞑目的敌人没由来的同情
并在心里庆幸
幸好自己不是他的敌人.
#溃败#
果然不出布莱克所料 这次任务失败的十分彻底.
当然
不是因为克迪亚的问题而是有人泄露了他们的逃跑路线。
妈的 布莱克心里暗骂看.
突然一颗子弹向克迪亚射去布莱克想都没想就挡了过去
“布莱克!”
#替对方疗伤#
“嘶……”房间里传来低低的抽气声
“轻点会死啊!”
“很疼吗?”克迪亚有点疑惑
“废话!要不然你来试试?”
“我也挺想,可惜没机会。”说看又加重了手里的力度。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布莱克疼的龇牙咧嘴“好歹小爷也是给你挡的枪子,不然现在躺在这的可就是你了!”
“哼……又不是我让的。 ”这么说看但是手下的
力道减轻了几分
#同床共枕#
“不好意思本店只剩一张床位了” 前台小姐有些尴尬的对塞纳尔和布莱克说
“哦,只剩一间了?” 布莱克勾起嘴角 湖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看意味不明的光.
“是的 先生. ”
“那就开一间房吧。”
“好的。”
进了房间克迪亚一脸嫌弃看着布莱克“我有洁癖。”
“臭毛病!”布莱克同样一脸嫌弃的看着克迪亚并乖乖睡了地板。
“……算了你还是上来吧”克迪亚看着布莱克有些于心不忍。
然而就在布莱克上床的下下一秒他后悔了。
“别乱碰我。”
“床这么小不碰你我做不到啊——”说着布莱克无辜的往克迪亚身上又蹭了蹭。
“……睡觉。”克迪亚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真冷淡呢。”布莱克撇撇嘴并在心里加了一句
如果无视泛红的耳尖的话。